哥舒翰:长安城有名的公子哥,他最后结局如何?

  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关于哥舒翰的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  众所周知,唐代是一个民族包容性极强的朝代,许多名将都是异族人士。这一情况到了唐玄宗时代更加明显,其首屈一指的番将就当属哥舒翰。

image.png

  哥舒翰的先祖是突骑施部落的酋长,其父亲哥舒道元是安西都护将军,因而可以算得上是个响当当的官N代。这位大少爷从小就在长安街头打流混世,是个有名的公子哥儿。直到他四十多岁时父亲去世,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前半生有多荒唐。

  因为长安县尉根本不买他的帐,而且对这个已经没了靠山的落魄公子相当不客气。又羞又怒的哥舒翰一气之下跑到了河西,发誓不混出个人样绝不回长安。而他投靠的将军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和机会,因为这位节度使就是王忠嗣。

  在王忠嗣手下,哥舒翰身上的武将基因终于得到了表现。他和吐蕃人在苦拔海遭遇,以一人之力驰骋吐蕃三路大军而所向披靡,名震河西。随着他的战功的逐渐增长,哥舒翰已经升到了河西节度副使。只要慢慢熬资历,王忠嗣的位子迟早是他的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件事却大大加速了这个过程。

  这就是石堡城事件。

  石堡城,又称铁刃城,在今青海省湟源县日月乡石城山,此城是唐军扼守河西走廊的咽喉要塞,也是吐蕃进军河陇的必经门户。从高宗时代起,一直到开元、天宝年间,这里就是唐朝和吐蕃的必争之地。双方在此反复争夺,数度易手,用无数士兵的鲜血和尸骸,不断向世人证明着它在战略上的重要性。最近易手的一回合是:开元十七年春,朔方节度使李祎以一场奇袭拿下石堡城,从此,唐军的旗帜在这里飘扬了将近十三年,至开元二十九年年底,重新被吐蕃攻占。

  这几年来,玄宗无时不在想着夺回石堡城,无时不在想着如何报仇雪耻,彰显国威。到了天宝六年十月,玄宗终于下了一道诏书给王忠嗣,命他制订一个夺取石堡城的作战计划。在王忠嗣看来,石堡城固然重要,可是此城地势异常险峻,三面皆为断崖,唯有一条石径蜿蜒可上,可谓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几年来,吐蕃不仅在此屯驻重兵,而且构筑了极为坚固的防御工事,若要强攻,至少要牺牲数万唐军将士的生命,实在是得不偿失。因此,王忠嗣上疏表明了自己的看法,建议在石堡城后方的积石山一线构筑防御纵深,阻止吐蕃军队向东挺进,然后再厉兵秣马,静待反攻时机。

  奏疏呈上,玄宗大为不快。行,你不打,朕自然会叫别人打,总而言之一句话——石堡城非打不可!当时,有一个叫董延光的将领贪功心切,遂自告奋勇要求出战。玄宗大喜,立刻将任务交给了他。但后来,董延光未能如期攻克石堡城,便把责任推卸到了王忠嗣身上,向玄宗告状,说王忠嗣阻挠他的军事行动,才导致任务失败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李林甫不失时机地出手了。王忠嗣下狱。

  当王忠嗣被下狱后,哥舒翰毅然决定前往营救。其部下请求他多带点钱去打点,哥舒翰慨然道:“我要是能救回大帅,一分不带也救得回来;我要是救不回来,把河西搬空了也没用啊!”

  哥舒翰非常清醒地认识到,这一回王忠嗣受难虽然是李林甫坑的,但真正想收拾他的却是李隆基,哪里又有给皇帝送礼的道理呢?打定这个主意后,当他见到皇帝时,他便跪下放声痛哭,表示愿意以自己的全部官爵来换王忠嗣一条命。

image.png

  李隆基很感动,再加上自己和王忠嗣间本来感情就深,因此便饶了王忠嗣。但是哥舒翰也被迫同意了皇帝的一项附加条件,那就是必须拿下石堡城。

  天宝八年,哥舒翰率领十万大军围攻仅有千余吐蕃人驻守的石堡城,一连数天伤亡惨重,但是石堡城却依然岿然不动。被逼急了的哥舒翰要杀副将立威,这才让手下人以极其惨重的代价拿下了石堡。据说,石堡城破的那一天,整座城市都被唐军的鲜血给染红了。

  尽管留下森森白骨,但哥舒翰还是获得了玄宗朝廷丰厚的赏赐。拿下石堡给他带来的是无尽的爵禄和财富,而愈加奋勇的哥舒翰更加加紧了收拾吐蕃人的步伐。在他的努力下,黄河九曲重新回到了唐朝的怀抱,他也因此成为了唐代第二位胡人郡王。

  每一个第二都想把第一搞下去,哥舒翰也不例外,更何况那第一位胡人郡王就是安禄山。哥舒翰一方面是出于对安禄山功名的忌恨,另一方面也是看出了其包藏着的狼子野心。身为郡王的他并不让着安禄山,倒是经常和安禄山对着干。

  皇帝知道这二位番将关系不和,有意调和他们。有一次他俩一起进京,皇帝便让高力士做东请客,请这两位大将吃饭。席上高力士端出一盆新鲜的鹿血肠,说是天子亲手打的,御赐给两位将军食用,颇有些歃血为盟结义兄弟的意味在里面。

  安禄山也想趁机拉拢一把哥舒翰,便拍拍哥舒翰的肩膀笑着说:“我爹是胡人,娘是突厥人;令尊大人是突厥人,令堂是胡人。咱俩混血都混的这么统一,怎么能不搞好关系那?”

  安禄山只是个胡人的平民,可哥舒翰不一样。他父亲是边将母亲是于阗公主,拿他和安禄山这么比那简直就是在侮辱他。哥舒翰便冷笑着讥讽道:“古人说狐对着洞口叫是不祥之兆,我把这茬给忘了。今天老兄这么抬爱我,我不能不给你面子啊!”

  安禄山和哥舒翰虽然都是混血,但是在民族成分上并不一样。安禄山是胡人,而哥舒翰是突厥人。哥舒翰是摆明了骂安禄山是狐狸,安禄山当然不会听不出来。借着酒劲他一拍桌子:“你个突厥小儿好大的胆子!”哥舒翰也立刻要发作,多亏了高力士在中间打圆场才没让这俩人当场掐架。

  哥舒翰是盛唐年间大器晚成的一位名将,其家族优秀的军事基因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地展现。但哥舒翰到底是公子哥出身,尽管在军中他还比较能克勤克俭,但当他离开军营后,声色犬马就重新占据了他的人生。这些东西将和安禄山一起,摧毁他的精神和肉体的健康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
广东快乐十分